Free xml sitemap generator
我爸說,他在35歲後右耳聽力開始模糊,生活深受影響,職場曾受龐大壓力和言語攻擊。

年輕時候的他自己承擔,沒和家人說,更沒和我媽提起這件事,對他而言聽力受損是很個人的事,沒必要引起家人特別的關心。
聽不清楚38年,怎麼忍得過?
這幾年城爸聽力日漸衰退,聽力剩三成,右耳聽見的聲音微乎其微,只能憑藉左耳聽所有聲音,和他說話幾乎是扯嗓子的音量他才聽得見,一句話時常講到三次,才能理解整句話在講什麼。

過去他和同梯、學長學弟感情好,每年至少聚會1-3次,因為聽不清楚關係,去聚會只能裝聽懂朋友的對談,挫折感嚴重影響信心,後來不但鮮少出門聚會,心情也低落不少,聽不清楚的世界終究是孤單的。
為何要配戴助聽器?
城爸平時習慣開車,右耳在環境中有85%以上聽不清楚,開車上路相對危險,左耳雖然退化不嚴重能輔助右耳,當只剩下一隻耳朵在工作,退化的速度會比想像中的快。

換句話說,再拖下去恐怕兩隻耳朵都將面臨失能,光想起這些危險和隱憂,下定決心為城爸選配適合他的助聽器。

況且,聽力受損相當耗損精神,大腦也需花更多力氣拼湊訊息,猜測對方說的話,即使設法跟上對話,也需要花心力回想剛剛的對話內容,體力疲倦心更累。
研究指出,聽力受損與失智症風險息息相關。
失智症患者中,有35%是由於糖尿病、高血壓、過重和重聽所引起,其中由重聽引起的占9%, 重聽患者因聽力下降,難以在嘈雜的環境中分辨資訊,會導致認知功能下降。

輕微聽力損失風險增高2倍,中度聽力損失風險增高3倍,重度聽力損失風險增高5倍。而我爸是中重度聽力損失者,我不想他面對這麼多難受過程。
科林助聽器相當細心,聽力師先為城爸分析聽力需求、確認聽力變化史、影響生活哪些層面,再進行聽力測驗,給他試戴多款助聽器比較,依照舒適度選擇最適合城爸的助聽器。

老實說,一開始城爸對清晰的聲音很不習慣,尤其路上車水馬龍複雜的聲響;想想也對,重聽多年聲音突然清晰無比,換作是我大概也是不自在。

幸好科林選配師呂小姐,從諮詢、試聽,到交貨、電腦設定、正式配戴,短短幾個小時給城爸不少安心感,不厭其煩地解說依照不同場合,該如何為助聽器進行微調,在家如何保養、掛保證每個月去找她維護都沒問題。

佩戴已經兩週過去,城爸好開心天天和我說他觀察到的聲音,家中電視機不必開得大聲,和人對談也能順利溝通,他是真的開心。

年齡老化不可逆,然而許多方法都能讓人在「老化的過程」是舒適的,是優雅的,是自在的。

縱使沒辦法停住時間,至少在時光流逝的當下是快樂的,配戴助聽器是近幾年我為我爸做得最好的決定。